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留在心中的是永远的青春模样

2020-06-28 08:34:41 来源:网络 阅读:
  高先生是我高中时的英语老师。上世纪80年代末,在我们郊区的中学里,他是绝对神圣的。那时,高先生年纪大到可以比我们的父亲大,但他到处都表现出不同的气质。他大约有1.80米大,腰围笔直,眼睛闪闪发亮,头发杂乱无章,脚上有流星。当时他穿着中年人常见的中山装,整洁整洁,没有褶皱,冬天围着一条浅灰色的羊毛围巾,年轻--就像五四运动的精神一样。
  开学后不久,高老师给我们每人取了一个英文名字。不像今天成堆的玫瑰和天使,他的名字、动机、相似或神圣,每次我们出版的时候,我们都很高兴。一个女孩有一个响亮的声音,活泼和淘气,名叫"云雀"(云雀)。一位姓曲的男干部,愿意在不留下姓名的情况下帮助他人,被命名为"蟋蟀"(蟋蟀)。高先生给我取名叫小羊。他说:莎士比亚的戏剧改编成了英国羔羊兄弟姐妹的故事集。他知道我喜欢文学。
  在高先生的英语课上几乎没有一句汉语。每天大约十分钟的新闻,我们不仅可以学到课本上没有的单词和短语,还可以为新闻的背景和影响,给出深刻的诠释。他热心地、专心地教,有时兴高采烈,时而内向,时而悲伤,所以他教的每一个字和句子都用他那厚厚的男中音在教室里荡漾。高老师不仅解释了这一段的意义语法,而且还解释了该段的主旨和中心思想,还倾注了他对生活的理解、对美的向往、对虚荣心的鞭打和对学生的漠不关心。
  我们是寄宿高中,一周的晚上自学,一半时间是高老师教我们新概念,练习英语打字和口语,当然都是免费的。当他做练习时,他喜欢演奏舒伯特、莫扎特、约翰·施特劳斯(John Strauss)的舒伯特、莫扎特和约翰·施特劳斯(John Strauss)的背景音乐。几乎学到了"Yueliang River"和"昨天再来"和"音乐之声"的所有插曲。
  多年前,在上海郊区的一间简陋的教室里,没有电脑,没有互联网,也没有电视在学校里看。一群来自农村的孩子坐在那里听着,但他们的心和老师在一起跳舞。
  每个星期六的第一节课必须是英语,因为高先生下课后将回到他在城里的家。"在那一天,他会变得有点"伟大":擦去他的头油,换一件衬衫,他的脸就会有更大的快乐。他会很高兴地告诉我们:孩子们,我的妻子。(孩子们,我要回家看我妻子。我非常想念她。)当我们叽叽喳喳笑的时候,他脸红得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下课后,铃响了,我们冲到阳台去看他:在学校门口,他必须转过身来,挥着别致的手,给我们留下一个大胆的后背。
  高先生的批评也是独一无二的。下一堂课的同学因为早恋而被解雇了。他组织我们去看电影,告诉你电影里的故事:早熟的苹果是不甜的。我们偷偷溜出校园,在学校里吃东西,四处闲逛,被他抓住了。我们没有按要求向校长汇报,而是一个接一个地为讲台代言。我觉得他和其他老师不一样,没有世俗的顺利,没有严肃的伪装,不仅讲佛法,而且允许自由成长,是可以衡量的。
  这是一个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他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在他的艰苦教育下,我们班不仅领导着高考英语,而且还跨入了大学的门槛。我一直认为,我英语水平的亮点是在高中。
  当他上大学的时候,高先生退休了。我们一起去看他。他像朋友一样接待我们,去家附近的小吃店吃生炸鸭血粉汤。后来,他的妻子病逝了,我们又去看望他。高先生显然很憔悴,但他仍然很干净。在谈话中,他突然窒息,迅速遮住了脸,走了出去。让人想起那个年轻快乐的他,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涌进了我们的心里。
  听说高先生住在一家老人之家,学生们互相看望。在老人之家前,他的孩子们充满歉意:"高小姐感谢每个人,但他不想让同学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所以我们开始安排不同的人每月给他写信。每次他都能收到回信,虽然回复时间不长,这个词已经不再有力,而是一幅完整的绘画作品,感人。
  是的,这是高老师,坦率,坚强,骄傲,永远年轻的外表。虽然英亭的背影渐渐模糊了,但是他说的话,他刻在了优雅和崇高的骨头里,一直默默地引领着我们,尊重我们,认同我们,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