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 >

飞来的巨额补助和田汉19%高息债

2020-05-28 08:37:58 来源:网络 阅读:
   就在借壳上市5年后,田汉卖出了京汉股份(000615)。深圳)。中国奥林匹克花园集团董事局主席郭子文即将迎来一位新的实际控制人,这位前雄安概念股领军人物。
  月25日上午,京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汉陪同执行董事、营运总裁、奥园地产集团总裁马军、奥园集团副总裁郭世国等参观考察雄安新区。这是京汉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奥园首次以战略合作伙伴的身份出现在雄安新区。
  除实地考察外,双方还就京汉股份未来发展战略交换了意见。近半年来,京汉股份公司从高管辞职到项目转让,一直存在不少麻烦。在这种“推销自己”的背后,是其上市以来面临的最大困难,如经营业绩崩溃、资金链危机等。
  年,“泛红”净利润31.5亿元,同比增长9.07%;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208.97万元,同比下降92.32%;扣除非利润后的净亏损1.21亿元,同比下降194.38%。可见,“非经常性损益”是实现正净利润的关键。
  据披露,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总额约1.33亿元,同比增长355.17%。其中,政府补助约1.63亿元,较2018年的774.6万元大幅增长20多倍。据近4年数据显示,2016-2018年政府补助约600-1200万元,2019年激增主要来自一批文化产业扶持资金,高达1.59亿元,占政府补助总额的97.5%。
  巨额政府补贴的来源是什么?雨及时出现是巧合吗?年报中没有详细披露,但公开信息中有线索。2016年,京汉地产以51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重庆汉基一达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基一达”)51%的股权。收购前,汉基易达通过摘牌方式取得重庆市巴南区193.24亩地块。该地块项目开发名为“凤凰华西文化产业城”,可享受巴南区政府给予的文化产业扶持政策。
  据2016年年报显示,这项文化扶持资金约4.18亿元,将对京汉未来的业绩产生巨大影响。与一项数据相比,近5年来,京汉股份平均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65亿元,本次政府补助为平均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的2.5倍,相当于两年半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之和。
 
 根据会计准则,与收入有关的政府补贴在收购时被确认为递延收益,然后在确认相关费用期间计入本期的非营业收入。在此应解释的是,当政府补贴包括在递延收益中时,对当期净利润没有影响。只有当它被确认为非营业收入,即计入当期损益时,它才会对净利润有所贡献。
  根据年度报告数据,2016年有4.18亿元的文化支持基金被计入递延收益,直到2019年,大约1.59亿元的文化产业支持基金计入了当期的损益。"如果这是同样的政府资助,为何要把损益计算在表现亏损的边缘呢?为什么不都包括在内?剩余的2.59亿美元是否为利润调整创造了空间?仅仅从年度报告的数据来判断是不可能的。不过,新华联队也有类似的情况,或许可以参考。2018年年底,新华社收到了2亿元文化旅游支持资金,并宣布收到2亿元政府补助被确认为破产收入,全部计入当期损益,预计公司年度税前利润将增加2亿元。
  变卖亏损资产
  在非经常性损益中,有两项利润超过1亿元大关,一项是政府补贴,另一项是处置非流动资产,利润约为1.16亿元,主要来自三家子公司的资产转移。
  年10月,景汉房地产集团全资子公司景汉转让了南通七一农业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35%的股份。有限公司出资407400元,去年11月,京汉房地产集团将其51%的股份转让给建阳京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都长信股份有限公司,转帐金额1.97亿元,利润43元。人民币7.941亿元。去年12月,景汉房地产转让了建阳嘉兴瑞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份。有限公司其中15%转移到成都长信,24%转到四川精华,利润总额达71%。61.85亿元人民币。
  据公开数据显示,建阳靖新和建阳嘉欣分别在2019年上半年亏损164.572万元和15001.3万元。此外,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的21家大型控股公司中,12家报告亏损,占亏损的一半以上。
  三家子公司的总转移价格超过4亿元人民币,但在红灯下的现金流方面,仍是一落千丈。到2019年年底,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减少了11.77亿元,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1564.15%,同期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余额为5.37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8.67%。
  以高利率向控股股东借款
  据现金流量表显示,京汉股票在2019年的现金流量出现了4.45亿元的缺口,主要原因是偿债压力大幅增加。到2019年年底,京汉股票支付的现金约为14.5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两倍,贷款现金为16.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21.57%,但融资增长率却跟不上还款增长率。
  现金流紧张的京汉股份已转向控股股东京汉控股集团寻求帮助。根据与京汉控股在声明中披露的相关债务,涉案金额约为2亿元,利率为19%。这是什么级别?根据克里的统计数据,住房公司的新融资成本为7英镑。2019年为07%。经分类,2019年单是住宅企业的外债最高利率为15。5%,信托、资本管理计划等融资渠道,成本约为年,京汉股份的财务支出为1.3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3.58%,是同期返还母亲净利润的11倍。报表中的解释是,融资成本增加,个别项目的财务成本不符合资本化条件。
  短期债务与短期债务的比率大于短期债务的比率。
  京汉股票似乎更喜欢"非主流"债务。除了寻求控股股东的帮助外,京汉股份计划于2019年3月在贵州非公开发行债券融资计划第一阶段产品上市。有限公司,拟议发行规模为1亿元。今年8月,项目公司汉吉达用自有资金向京汉房地产公司借入1亿元人民币,借款利率为10%。截至2019年年底,京汉股票的生息负债总额为2.3640亿元人民币,其中短期计息负债1元.人民币6820亿元,占70%以上,现金短期负债率仅为0.32、承受短期偿债压力。根据转让协议,中国奥林匹克公园将为景汉股份借入或协助融资不少于5亿元,优先偿还到期贷款,并支付担保项目的正常运营应付款项。